相对论

以及一个小调查

我……我想印本雷卡无料
内容包括:
hpparo上中下(如果我不坑)
黄蝴蝶
幻听
求不得
漂流海
爱别离(并没有写)

亲友和认识的人only
会找栗子老师海底捞交易换封面

[雷卡]漂流海

求不得的姊妹篇。也许。
原创女角色出没。
BGM:The Chainsmoker,Halsey-Closer
Happy Birthday to@Sapphire .

漂流海
Written by Gabrielle
2017.10.18

你许久不曾见雷狮:他去一趟西藏,在牧民、牛羊、草甸与湖泊间磨砺掉一身傲气,带回由紫外线灼出的黑褐色皮肤、映过雪山与苍穹的亮紫色眼瞳,以及塞满足足四十来张储存卡的相片。他拍六年来行走滇藏的沿途美景,拍风俗人情,拍雪山连绵,勾连天边絮般浮游的云丝;拍藏族少女回眸一笑,湛蓝眸子容纳下广袤天地。拍下的图像填进储存卡里,储存卡填进旅行包里,连同那台1Dx2一道,沉甸甸压在...

[雷卡]求不得

原创女角色出没。
重发。伪日常无关恋爱。
BGM:The Cinematic Orchestra-arrival of the birds

他刷卡,防火门就向外弹开,敞出狭隘的廊道。金蹲在电梯门边摆弄手机,仰起头与他打个招呼,咧开嘴角笑得没心没肺,说:“卡米尔!好久不见你!”又说:“你去干啥了?请了这么久的假,也幸亏你请了假,你们科最近忙惨了。”卡米尔愣一愣,说:“出什么事了?”恰逢提示灯叮地响一声,他将提包护在胸前,侧着身子挤入梯厢,耳边仍听着金絮叨:什么妇产科专家号供不应求;什么五名教授四名休假、剩下的帕洛斯教授扬言要辞职;什么有不讲理的家属冲进B超室大吵大闹砸毁仪器、却被更发不加道理的佩利医师...

[雷卡][HPparo]The Saltwater Room 02

阅前须知
本文设定作成为我和@栗子☆ 好爸爸
可能含有部分令人不适的描写
本文坑的可能性极大
bgm:Camille Saint-Saëns——Danse Macabre


首章

他挣扎着醒来,喘不上气而呛咳出声,眼睑沉甸甸地覆着眼球,四肢缠进厚实的棉胎里动弹不得。氧气浓度低下,他想,清醒过来,卡米尔,呼吸,大口呼吸。 
而他再次沉沉睡去。 
 
有多种方法降低一个人的血氧饱和度。通俗一点的说法是,有无数种手段让一个人缺氧窒息。 
 
巫婆建了一座糖果房子,白巧克力砌外墙,黄油饼干作地砖,慕斯蛋糕充床铺,...

[雷卡]黄蝴蝶

旧文补档。
以后每晚九点以后随缘发点练习,今晚就当混更吧。

不知从何处飞来一群黄蝴蝶,翅膀极宽极大,却轻巧薄透,在日光下折着粼粼的光。它们绕着雷狮上下翻飞,即使佩利好心上前帮忙扑杀几只,总有数量相等的蝴蝶不期而至,轻轻巧巧地停在海盗团长的肩上、发上、甚至武器上。帕洛斯嘲笑他,称他为“招蜂引蝶的家伙”,最终却平安无事:雷狮向他比划巨锤,只是惊飞了栖在锤上的蝶群,无数黄蝶四下飞舞,遮蔽了他的视野。这次挑衅就算作罢。积分超市提供各种各样的道具,唯独缺少好用的驱蝶粉。系着员工围兜的裁判球神情惶恐,向着海盗团的三人一再鞠躬,连声道歉说尽快进货,雷狮只是哼一声,抬脚将裁判球踹了个踉跄,从此不再提起这件事,任规...

[雷卡][HPparo]The Saltwater Room 01

阅前须知

·本篇为与 @栗子☆ 好爸爸一同完成了设定的衍生文。

·本篇大概会在三章内完结,坑的可能性极大。

·参考书籍:《哈利波特与火焰杯》。

·送给 @Sapphire mika好爸爸,希望她不要嫌弃我粗糙的文笔……

BGM:Owl City、breanne Düren-The Saltwater Room


至目前为止,卡米尔一共两次看见摄魂怪:第一次是在幼年时期,他目睹一只摄魂怪揭开兜帽、露出没有五官的苍白面孔,俯身亲吻母亲,从此那生于小城贫民窟内的泥巴种女巫不再...

[雷卡][群内一小时活动]幻听

群内的一小时作业,题目似乎是雨一直下还是别的什么
混更

卡米尔知道雷狮回来了,知道他用钥匙开了门——锁头许久未曾涂抹润滑油,卡米尔听见金属干涩的摩擦声和一声刻意压着嗓子的咒骂,——带一把湿淋淋的雨伞,趿拉进了水的球鞋进了屋。外面暴风雨又起,这是今年起第三场台风雨,沿海的小镇最经不起飓风的肆虐,幸亏窗户早已关严,卡米尔听见骤雨狠命敲击玻璃与金属窗框的巨响。“这鬼天气。”雷狮这样咬牙切齿地抱怨一声,然后是水流敲击瓷砖的声音,他兴许正扯下被雨水浇得湿漉漉的衣衫、将布条拧成麻花绞水。接下来雷狮在做什么?卡米尔竖起耳朵倾听。他的堂哥兴许去洗了个热水澡——盥洗间的方位传来了关门的声音,然后是水龙头被拧开、...

[瑞金]睡前故事

一个勇者与龙的童话故事

BGM:达拉崩吧

并不会写诗系列

OOC致歉


睡前故事

Written by Gabriel

全文字数:5286


我听说过这样一个故事,无名的人说,故事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,一个可供书写的文字也许才刚刚出现的年代里,当时国王的占卜师将一切原原本本地告知了自己的徒弟,徒弟将故事传授给徒弟的徒弟,周而复始。不久后这个王国灭亡,新生政权的吟游诗人们将故事改编成诗歌,拉起维奥尔琴,弹奏曼陀林,日夜在王公贵族们的宴席上歌唱,在富家千金的窗台下徘徊,却也有无数贫苦的人民将诗歌的词句牢记于心,以能在月圆的夜晚为哭闹不休的孩子讲一个睡前故事。很遗憾,经过一代代的口耳...

[周迦]蓝色钴玻璃

微博还债校园paro点文
非常我流
ooc
大部分基于对决卡面和fate/extella设定集

蓝色钴玻璃

01

一个阳光灿烂的中午,迦尔纳把蓝色的钴玻璃片横在右眼前,凝目认真地打量了一会儿阿周那。“我看到了一个穿着白色长衫、手持长弓的人。”他心想,却只是把玻璃片郑重地交还到阿周那手里。裹着白色实验服的阿周那不屑地笑一笑,说:“迦尔纳,钴玻璃不是这么用的,它要用来看钾的焰色反应。你这样看,什么也看不到。”迦尔纳如实地说:“我看到你拿着长弓,穿着奇怪的衣服。”阿周那从鼻子里挤出了一声闷音,说:“那是你看错了。”
他们坐在实验室里。阿周那是为了准备即将到来的实验操作考试,迦尔纳就向班主任请了一个午休...

[周迦]溺亡

其实是为了研究娜娜性格写的摸鱼……
看上去出现了小太阳实则小太阳全程掉线
重度ooc

一个下午,阿周那站在街道上,他偶然仰头,便看见一轮巨大的黑影掩住了日轮的光辉。阿周那难得出一次门,要为鱼缸里的月亮鱼们购买饲料。阿周那养了一缸的鱼。鱼是他出了家门,踏进齐腰深的海水里捞回来的。它们生着巨大的月白色鱼尾,阿周那于是叫它们月亮鱼。这种鱼娇贵,虽不像常鱼般渴求水中的氧气,却偏偏嗜吃飞禽的翎羽;此外,还需每天喂养它们一滴新鲜的血液。作为回报,阿周那家的月亮鱼们往往在月圆之夜跃出水缸,甩动蒲扇似的鱼尾,在空气中成群结队地、发狂似地舞蹈。这是当地的奇观之一,曾也有不少人在满月时分慕名前来拜访,却被紧锁的大门...

[周迦]多重妄论

试水。
重度OOC见谅。
咕哒没有介入第五特异点的if妄想。

阿周那最后一次整理衣橱的时候,会偶尔地想起他与迦尔纳最后一次交谈的、那个阳光灿烂的下午。他坐在有些年头的老扶手椅里,坐垫是陈旧的天鹅绒枕头,稍微挪动身体便会听见老木椅吱吱嘎嘎的哀鸣。椅子是他最后一次出门时搬回小院的,那时这把宽宽大大的扶手椅漆着崭新锃亮的棕油漆,披挂用金丝绣了太阳纹样的丝绸毯子。毯子如今不知道被弃去了何处,椅面上的油漆已被岁月侵蚀得斑斑驳驳,阿周那却执拗地将椅子安置在院落内枝叶最繁密的槐树下,每天下午雷打不动地坐上椅子小憩。椅子旧了,油漆斑驳了,一条椅子腿被蛀虫啃噬得尽剩孔洞,阿周那还是生着青年人的俊秀面庞,同他最后一...

[响王][参本文解禁]The Technicolor World

响王合志本的参本文解禁。
灵感来自Owl City同名曲。
混个更,证明我还活着。

The Technicolor Phase

01
你在人情公园附近赁了一间铺子,专卖些花花草草。平素里,店铺少有人光顾;即使有人偶然路过店铺的橱窗,走进店来,抱上一捧花束,也是沉默着匆匆离开了,之后便不再来。因此,唯二愿意与你攀谈几句的回头客,你是记得清楚的。
有一个晚上,——约莫是一个飘着大雪的平安夜——你躲在柜台后打瞌睡。冬天不是好季节,不仅怕冷的人不喜欢它,作物被霜冻坏的花农不喜欢它,就连热衷于玩雪的小孩子,也多多少少嫌弃这上下一白的单调天地。何况凛冬一至,花店的生意便愈发惨淡,连日难见一名顾客。
偏在这时,门...

©相对论 | Powered by LOFTER